当前位置:奥脱仙 > 历史故事 > 文化历史 >

锦书谁寄 揭秘唐代大诗人元稹与白居易的书信往来

发布时间:2017-09-22 09:32 我要评论

据说我国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通信距今已有三千多年,唐以后逐步演变为“递铺”组织。在漫长的岁月中,各朝各代有关通信的网络组织、具体名称、规章制度因时而异,多有不同,但总是“通远迩于一脉,继往来以不穷”,职能除传播政令、飞报军情以外,也兼沟通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联系。因此书信又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富于人情味的一部分,维系了悠久的文化传统,承载着人世间的离情别绪和挚爱之情。

拿靼坠矗耗锏模饨┦挛业挠衽澹

唐代大诗人元稹与白居易交称莫逆,生前酬唱无数,世称“元白”。他们在两地为官,每有新作,除用“邮筒”传递外,还以邮亭等的“题壁”交流。元稹每在邮亭见到白居易的题诗,总是欣喜若狂,流连忘返:“尽日无人共言语,不离墙下至行时。”白居易也是“每到驿亭先下马,循墙绕柱觅君诗”。宋代陆游与唐婉题在沈园墙壁上的《钗头凤》词,也完全称得上是倾吐心曲的传情书信了。“五四”新文化运动,白话书信出现,则使书信走向了大众化。 大巫师道,“彭王,那武陵山下不知是修的什么东西。”

书信主要是向特定对象传递信息和情感的书面方式,常具有很强的私密性。读信或写信的同时,那些曾经的记忆与情感伴随着眼前的字迹一齐涌上心头。当年,在交通和通讯不发达的时代,一封书信或许能成为一个人一生一世的精神寄托呢! 宫小乔狂笑着去捏唐誉两边脸,上下左右来回蹂躏。

我的书信“生涯”开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下乡插队之后。由于插队的地方是辽南长兴岛上的一处荒僻山村,交通极其不便,往来信件要靠小船摆渡上下岛,先到公社,再由“乡邮员”隔日一次送到山村的小学校里,寄信与收信的周期至少要长达半月左右。尽管这样,每到中午或晚上收工,同伴们都顾不上吃饭,先跑到小学校里看有没有自己的信。那时,我姐姐刚刚大学毕业,分配在黑龙江省的一个小镇任教,一个妹妹插队在不同的公社,父母带着另外两个年幼的妹妹在盖县山区走“五七”。天各一方的一家人通过一纸书信,嘘寒问暖,相互鼓励着,走过艰难的岁月。

美好的东西并不长久。

伴随坎坷生活的演进,我的往来信件也渐渐多了起来。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第二个冬天,我从大连重回乡下不久,公社曾选送我作为首批大学“工农兵”学员候选人,同时被选送的还有与我同在公社做妇女工作的“知青”同学Y。Y与我同校,低我两年级,性格活泼开朗。经过体检、考试、政审诸多程序后,Y顺利地接到了入学通知,而我再次因“家庭问题”名落孙山。当时我的情绪沮丧到了极点,终日像霜打的茄子。那时,我被抽调在公社的广播站供职。一天,我强打精神,把当日播出的稿件签发后送到播音员小于的手中时,小于却神秘兮兮地交到我手里一封信,看字体便知是Y写的。打开信,一页信笺之上,写了大半页,内容大致是:“接踵而来的坎坷境遇,无疑对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,但是难过、悲伤都是于事无补的。我们都已经长大成人,尽管无法选择自己的家庭,但要坚定地走好自己的路。更何况知识分子的家庭并无罪过,反倒让你比我们多读了许多书。希望你能振作起来,凭你的刻苦,相信你一定能走出坎坷,走出泥泞,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”信的末尾署了她的名字。在那个多雪而寒冷的冬天,那封信在很长时间里都让我心中升腾着暖意。

膊还咄颉T趺凑獠偶柑欤统闪耸蛉寺砹恕!

几年前我突发奇想,把几十年来我与亲友、同学的往来书信重新整理出来,竟有一百多封,十几万字。一封封平平常常的书信,记录着不同时代,我和我的家人、亲友、同学当年的生活

靠啊!顾行深念的她全身起鸡皮疙瘩!

张洪说,一定是安蓉回来了。 我抽了口烟,想了想,小心翼翼的问道,“你们有没有想过,万一这墓里没有他们要找的地方怎么办。”“脱了更暴露好吧!难道你要我裸奔?”宫小乔不以为然地说。整块玉佩大约有我的小半个手掌大,此时捏在手里就象握了一块冰一般,中间刻有一只似是有很多脚的东西,其他地方倒是显得做工十分古朴,并无花哨之处,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,这才明白过来,那东西原来是一只蜈蚣我们三人哈哈大笑说你骗了我们一回,这次也该让你受受罪。正说话时,格格用毛巾包着湿漉漉的头发大呼小叫的跑了过来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猜您喜欢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
本页网址:
http://www.outofcn.com/wenhualishi/52791.html
~复制~分享给你的朋友吧!

文章推荐

分类排行榜

服务推荐

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